西元1900-

機遇音樂脫離了傳統音樂理論中有調/無調及和協音/不和協音的範圍,並且由於其表演方式的特殊性,以致從康德之後所形成的審美意識無法對這種音樂作出適當的評價,而顯現出它的侷限性。

 

機遇音樂是本世紀一種極端性的趨勢,它是由作曲者或演奏者,或雙方同時任意檢選音樂素材。他們不受任何法則的拘束,因此有無限的可能性任他們活動。約翰.凱吉一度曾表示,他這樣做的目的,就是要產生不帶任何目的的音樂。他曾就一張樂譜上的缺點寫了一首音樂,另有人帶著五線譜到魚池池畔,每當看到游魚出水,就寫下音符。

 

談到約翰.凱吉(John Cage, 1912~1992), 其實他是一個很多樣化的作曲家,也是從古到今引起最大爭議的一個作曲家。支持他的人認為他是天才,而反對他的人則跟本不願意認同他是個作曲家,而把他視為只會作怪的怪物。他繼承了瓦雷士「音樂是有組織的聲音 」這種想法,同時也將這種想法推演至我們可以想像的 極限。自1939年起,他展開了對音樂一連串的探索。 從最早期(建構Construction)系列的三首打擊樂曲、 到假想風景, (Imaginary Landscape)系列中的 大量電子發聲器及 1940年間發明的預置鋼琴作品 (所謂的預置鋼琴(prepared piano)是指在鋼琴的弦上栓上 螺絲或是橡皮等不同材質的物品,改變鋼琴的音色而 造成敲擊樂器的效果),這時期他開始了與現代舞蹈家 康寧漢(Merce Cunningham, b.1919)的合作,並在哥倫比亞大學修習東方的禪學同時跟隨日本佛學教育者學習。之後他將機遇的觀念與易經的內容結合在一起,創作了<易之音樂, Music of Changes>(1951) ,這首曲子的演奏次序是由演奏者擲銅板決定的。

 

這是 機遇音樂第一次正式地露面。之後的4'33"更是引起了無 數的爭議,因為這是一首有三個樂章、總長度四分三十 三秒、沒有半個音符(!)的曲子。這首曲子被「作曲者」 認為是他最重要的作品,從這曲子中我們也能夠最清楚 地知道他的創作理念。從四分三十三秒以後,他仍在許多不同的領域繼續進行了許多不同的嘗試。雖然他的作法(尤其是「四分三十三秒」)至今仍有很大的爭議性, 但從許多其它的創作之中,我們不難發現約翰.凱吉的作法的確帶給了當時的音樂界許多不同的方向、激發出許多新的想法。

 

純以符號記譜的「機遇音樂」,每次演奏者所奏出的形態都不一樣,而作曲者只是單純地提供一些「原料」,而非真正地在作曲,由於難以事先預料一切的音效,這種音樂具有高度的不定性。或者,作曲家們使用一系列非常簡單的材料,可能是一個音,抑是幾個音、幾個單線條,而將之擴充發展為樂曲。也許,他們會特別要求做出各種迥異的音色,然或指定演奏者在演奏時所須做的動作,如此充滿表現意味的作品屢見不鮮,如弦樂的sul ponticello、鋼琴的撥弦與音團﹝by arm﹞、將鼓作為旋律樂器等,幾已普遍到被稱為是「濫用」,即使是不專業的初學者,也能寫得天花亂墜。